占tag歉

那个,就是,快放假了,想开个长篇的坑,来问问题材和cp(?)大概周六会写一章来试试水,有人喜欢就写

老规矩,不写玻璃渣,不放毒

尽量都写到,实在没办法肝的话,先在这里道个歉(?)

【太芥】预测

cp太芥
一篇刀子注意
梗自高考作文题,上海卷:预测

#
芥川龙之介是不相信有人能做出准确的预测的,至少在他遇见太宰治以前。

#
芥川龙之介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太宰治的计划出过错,从来没有。

#
“先生您是怎么做到的?”年幼的芥川满眼憧憬地看着眼前一片狼藉中唯一站着的男人。

也许是梦吧,芥川想到,或者说是自己的回忆更为贴切一些,自己在梦中回忆起了往事,梦对自己而言似乎并不是很常见,晚睡早起的生活让他的大脑甚至没什么时间去做梦。

“果然是个笨蛋吗?只需要预测一下就好了啊,这么简单的问题芥川君不会不明白吧。”那时的太宰治是这样说的,芥川记得。

“鄙人,鄙人只是…”听了太宰治的一番话,芥川龙之介刚想出口反驳,便被太宰治打断。

“别找借口,别为自己的愚蠢找借口,这是今天给你上的第一课。”太宰治懒洋洋地从他身边走过,甚至没有看年幼的芥川一眼。

#
“芥川君我们还可以再相遇哦。”太宰治在叛离黑手党前,曾对芥川龙之介说过这样一句话。

“何以见得?”芥川龙之介记得那时自己是这样说的,“先生是要叛离黑手党了吧,那既然如此,下次见面也只能是敌人。”

“不会哦,我们还能并肩作战,”太宰治原本那件首领送的衣服已经烧了,现在穿的是件米色的大衣,眼中的戾气虽未消退,但是似乎比起往常而言要柔和很多,“我的预测一向不会错的。”

“嗯。”芥川龙之介看着太宰治的面庞,他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否这样想,但他想对太宰治说“那就期待以后与您的相逢。”他的嘴唇动了动,但终究没说出口。

#
太宰治许诺的重逢,许是这些年来芥川的精神支柱,后来,太宰治的预测成真了,他们真的再次重逢了,以队友的方式。

#
芥川龙之介看到的最后一个场景,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他梦了先生唯一一次失败的预测,他想醒过来,却无济于事。

“龙之介,你先走吧,我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的。”那是最后一战,关于那本书的最后一战,他和太宰治被敌人重重围住。

“可是先生您…”不是没有退路,他们脚底下便是一条密道,但是必须留一个人下来抵挡住敌人的攻击,以这样的攻势看来,留下来的人定死无疑。

“去吧,龙之介,我的预测一向都很准确的,我会没事的。”似乎有风吹来,太宰治的头发被吹起来了几缕,芥川龙之介在太宰治眼中看到了自信的目光,和曾经的那个先生一样。芥川龙之介点了点头,转而进入了密道,从密道的缝隙见,他隐约听到太宰治的话,“龙之介,快走……”

一定还有什么别的话,一定还有别的话被遗忘了,芥川龙之介努力思索,那句话带给他的悲伤无法磨灭,但是大脑却选择性的将它遗忘了。

#
闹钟的声音响起,早晨6点整,是时候起床了,今天芥川龙之介请了整整一天的假,去拜访以为故人。

公车缓缓停下,芥川龙之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墓园,那里有许多自己熟悉或不熟悉的名字,最终,他停下了步伐,将怀中抱着的白色雏菊放到墓碑边。

“先生,鄙人回来了。”最后一战,横滨方胜利,可依然损失惨重,其中,最大的损失大概就是太宰治了吧,太宰治阵亡与最后一役,虽说芥川回来得足够快,救援也立即赶去,但是还是没能救回他。听到太宰阵亡的消息,芥川原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之后他休息了许久,这才重新回到岗位。

“许久未能来看您,真是抱歉。”芥川龙之介站在墓碑前,就像站在太宰治面前那样,站得笔直,似乎下一刻太宰治就会开口,或戏弄或斥责,这些都已经是回忆了,他的太宰先生已经长眠于土中了,他的先生已经完成的自己毕生的心愿了。

微风拂过芥川的面庞,眼前是春意盎然的景象,绿柳花灿,绕是让人心悦,芥川龙之介耳边似乎响起了太宰治一直被遗忘的那句话。

“龙之介,快走,代替我好好活下去,
我爱你”

#
芥川龙之介从来不相信什么所谓的准确的预测

    9 2017-06-10 cp太芥 一篇刀子注意 梗自高考作文题,上海卷:预测 # 芥川龙之介是不相信有人能做出准确的预测的,至少在他遇见太宰治以前。 # 芥川龙之介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太宰治的计划出过错,从来没有。 # “先生您是怎么做到的?”年幼的芥川满眼憧憬地看着眼前一片狼藉中唯一站着的男人。 也许是梦吧,芥川想到,或者说是自己的回忆更为贴切一些,自己在梦中回忆起了往事,梦对自己而言似乎并不是很常见,晚睡早起的生活让他的大脑甚至没什么时间去做梦。 “果然是个笨蛋吗?只需要预测一下就好了啊,这么简单的问题芥川君不会不明白吧。”那时的太宰治是这样说的,芥川记得。 “鄙人,鄙人只是…”听了太宰治的一番话,芥川龙之介刚想出口反驳,便被太宰治打断。 “别找借口,别为自己的愚蠢找借口,这是今天给你上的第一课。”太宰治懒洋洋地从他身边走过,甚至没有看年幼的芥川一眼。 # “芥川君我们还可以再相遇哦。”太宰治在叛离黑手党前,曾对芥川龙之介说过这样一句话。 “何以见得?”芥川龙之介记得那时自己是这样说的,“先生是要叛离黑手党了吧,那既然如此,下次见面也只能是敌人。” “不会哦,我们还能并肩作战,”太宰治原本那件首领送的衣服已经烧了,现在穿的是件米色的大衣,眼中的戾气虽未消退,但是似乎比起往常而言要柔和很多,“我的预测一向不会错的。” “嗯。”芥川龙之介看着太宰治的面庞,他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否这样想,但他想对太宰治说“那就期待以后与您的相逢。”他的嘴唇动了动,但终究没说出口。 # 太宰治许诺的重逢,许是这些年来芥川的精神支柱,后来,太宰治的预测成真了,他们真的再次重逢了,以队友的方式。 # 芥川龙之介看到的最后一个场景,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他梦了先生唯一一次失败的预测,他想醒过来,却无济于事。 “龙之介,你先走吧,我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的。”那是最后一战,关于那本书的最后一战,他和太宰治被敌人重重围住。 “可是先生您…”不是没有退路,他们脚底下便是一条密道,但是必须留一个人下来抵挡住敌人的攻击,以这样的攻势看来,留下来的人定死无疑。 “去吧,龙之介,我的预测一向都很准确的,我会没事的。”似乎有风吹来,太宰治的头发被吹起来了几缕,芥川龙之介在太宰治眼中看到了自信的目光,和曾经的那个先生一样。芥川龙之介点了点头,转而进入了密道,从密道的缝隙见,他隐约听到太宰治的话,“龙之介,快走……” 一定还有什么别的话,一定还有别的话被遗忘了,芥川龙之介努力思索,那句话带给他的悲伤无法磨灭,但是大脑却选择性的将它遗忘了。 # 闹钟的声音响起,早晨6点整,是时候起床了,今天芥川龙之介请了整整一天的假,去拜访以为故人。 公车缓缓停下,芥川龙之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墓园,那里有许多自己熟悉或不熟悉的名字,最终,他停下了步伐,将怀中抱着的白色雏菊放到墓碑边。 “先生,鄙人回来了。”最后一战,横滨方胜利,可依然损失惨重,其中,最大的损失大概就是太宰治了吧,太宰治阵亡与最后一役,虽说芥川回来得足够快,救援也立即赶去,但是还是没能救回他。听到太宰阵亡的消息,芥川原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之后他休息了许久,这才重新回到岗位。 “许久未能来看您,真是抱歉。”芥川龙之介站在墓碑前,就像站在太宰治面前那样,站得笔直,似乎下一刻太宰治就会开口,或戏弄或斥责,这些都已经是回忆了,他的太宰先生已经长眠于土中了,他的先生已经完成的自己毕生的心愿了。 微风拂过芥川的面庞,眼前是春意盎然的景象,绿柳花灿,绕是让人心悦,芥川龙之介耳边似乎响起了太宰治一直被遗忘的那句话。 “龙之介,快走,代替我好好活下去, 我爱你” # 芥川龙之介从来不相信什么所谓的准确的预测

呜哇,调休什么的去死吧,我生物钟完全乱了,超级气,一会再码文bu

【太芥】逆光

cp太芥
校园au
想写得文艺一些,但大概是又失败了。
一天双更,夸夸自己bushi
还是一个十分辣鸡的不知所云的产物
凑合着看看吧

#
“学长,什么是爱情?”芥川龙之介,比太宰治小一届的学弟。

“爱情吗?就是和一个小姐一起,迎着光芒,携手一生吧。”太宰治单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比自己小不少的学弟,寻思着要去逗逗他。

“是吗?学长打扰了。”太宰治看着芥川龙之介眼中的落寞,再看着他鞠躬后默默地离开。

#
太宰治毕业了这个消息传到芥川的耳朵里时,芥川先是一愣,随后整理好思绪,继续低头看书。

自己和学长认识多久了呢?大约3年?从中学起便仰慕起太宰学长,虽然一直不敢对他说,一直看到他毕业后考了个好大学,其实那时自己也才高一吧,后来为了跟太宰学长考上同一所大学,日夜学习,因此还犯了胃病,不过终于,还是和学长考上了同一所学校。

本来想继续远远的观望,但是在某天,被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带着去了一个社团,社团的人不多,但让人意外的是,太宰学长竟然也在这里面。

后来曾有幸问过学长留在社团的理由,学长的回答不出人所料的是“因为这里好看的小姐姐多。”学长曾谈过多少次恋爱我已经数不清了,似乎从认识学长起,就一直在看学长换对象。不过似乎总会有女孩子愿意和学长谈恋爱,就算知道只是露水之交。

但是某一天,在听到学长说自己有所爱之人的时候,鄙人的内心似乎有些落寞,甚至是嫉妒,不知道学长是不是看出来了,笑了笑后便再也没提起过。

不知怎么的,心中对学长的敬仰在慢慢的变质,逐渐的,不敢去面对自己心中的那份感情,所以在听到学长毕业了之后反而松了口气,这样就可以不用面对自己的感情了吧。

#
不幸的是,在学长离开之前,他邀请了社团里的所有人参加了派对,本来是想拒绝去的,但是怎奈是学长亲自邀请,似乎也没办法拒绝,于是还是跟着去了。

#
餐厅,太宰治叫了几瓶酒,本来只是助兴,但想起芥川似乎从来没有喝过酒,便玩心大起,倒了一杯度数偏低的果酒给芥川龙之介,虽然早有听说芥川的酒量不好,但看到他一杯就倒的时候,太宰治也着实被震惊到了,不过唯一比较好的大概就是,喝醉后的芥川除了乖乖坐在一旁外,也就没做出什么别的出给的事了。

“学长你为什么对鄙人没有过任何的非分之想。”待到所有参加派对都离开时,太宰治才准备把喝醉的小学弟带回寝室,正当太宰治认为芥川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芥川念叨了这么一句。

“芥川君,你喝醉了,先回家再说吧。”太宰治皱了皱眉头,准备将芥川龙之介背会学校,却被人一把抓住。

“鄙人没有醉,鄙人是真的喜欢学长。”太宰治回头,芥川可能是喝酒的缘故,原本苍白的双颊上带上了些许绯红,大概因为酒精的缘故,太宰治觉得芥川在灯光下有些缥缈,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捉住,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学长?”芥川龙之介的大脑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有些迟钝,无法理解为什么太宰治抓着自己的手腕不放。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呢?小笨蛋君。”太宰治松开了抓着芥川的手,重新坐到芥川对面。

“因为您有喜欢之人了,还有那么多对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太宰治似乎在话语中听出了委屈。

“那些对象不都是为了试探你吗?可是你像个石头一样不为所动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太宰治笑道。

“不是的,鄙人一直喜欢太宰学长,但是又怕学长讨厌这种感情,只好躲得远远的,不去看学长。”芥川龙之介低下头,双手抓紧了裤子。

“呀啦,真是个笨蛋呢,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大约是酒精真的会让人变得脆弱吧,太宰治见芥川这个样子没由来的想去摸摸他的头。

“可是学长也曾说过,爱就是与一个小姐携手,迎着光明度过一生啊。”芥川有些不解的看着太宰治。

“谁说我喜欢迎着光明行走的,”太宰治被芥川龙之介这句话逗笑,“龙之介,愿意和我一起逆光而行吗?”

“鄙人的荣幸”

#
至于第二天芥川从宾馆里扶着腰走出来,不想再提起那晚的事,那是后话了

    13 2017-05-26 cp太芥 校园au 想写得文艺一些,但大概是又失败了。一天双更,夸夸自己bushi还是一个十分辣鸡的不知所云的产物凑合着看看吧 # “学长,什么是爱情?”芥川龙之介,比太宰治小一届的学弟。 “爱情吗?就是和一个小姐一起,迎着光芒,携手一生吧。”太宰治单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比自己小不少的学弟,寻思着要去逗逗他。 “是吗?学长打扰了。”太宰治看着芥川龙之介眼中的落寞,再看着他鞠躬后默默地离开。 # 太宰治毕业了这个消息传到芥川的耳朵里时,芥川先是一愣,随后整理好思绪,继续低头看书。 自己和学长认识多久了呢?大约3年?从中学起便仰慕起太宰学长,虽然一直不敢对他说,一直看到他毕业后考了个好大学,其实那时自己也才高一吧,后来为了跟太宰学长考上同一所大学,日夜学习,因此还犯了胃病,不过终于,还是和学长考上了同一所学校。 本来想继续远远的观望,但是在某天,被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带着去了一个社团,社团的人不多,但让人意外的是,太宰学长竟然也在这里面。 后来曾有幸问过学长留在社团的理由,学长的回答不出人所料的是“因为这里好看的小姐姐多。”学长曾谈过多少次恋爱我已经数不清了,似乎从认识学长起,就一直在看学长换对象。不过似乎总会有女孩子愿意和学长谈恋爱,就算知道只是露水之交。 但是某一天,在听到学长说自己有所爱之人的时候,鄙人的内心似乎有些落寞,甚至是嫉妒,不知道学长是不是看出来了,笑了笑后便再也没提起过。 不知怎么的,心中对学长的敬仰在慢慢的变质,逐渐的,不敢去面对自己心中的那份感情,所以在听到学长毕业了之后反而松了口气,这样就可以不用面对自己的感情了吧。 # 不幸的是,在学长离开之前,他邀请了社团里的所有人参加了派对,本来是想拒绝去的,但是怎奈是学长亲自邀请,似乎也没办法拒绝,于是还是跟着去了。 # 餐厅,太宰治叫了几瓶酒,本来只是助兴,但想起芥川似乎从来没有喝过酒,便玩心大起,倒了一杯度数偏低的果酒给芥川龙之介,虽然早有听说芥川的酒量不好,但看到他一杯就倒的时候,太宰治也着实被震惊到了,不过唯一比较好的大概就是,喝醉后的芥川除了乖乖坐在一旁外,也就没做出什么别的出给的事了。 “学长你为什么对鄙人没有过任何的非分之想。”待到所有参加派对都离开时,太宰治才准备把喝醉的小学弟带回寝室,正当太宰治认为芥川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芥川念叨了这么一句。 “芥川君,你喝醉了,先回家再说吧。”太宰治皱了皱眉头,准备将芥川龙之介背会学校,却被人一把抓住。 “鄙人没有醉,鄙人是真的喜欢学长。”太宰治回头,芥川可能是喝酒的缘故,原本苍白的双颊上带上了些许绯红,大概因为酒精的缘故,太宰治觉得芥川在灯光下有些缥缈,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捉住,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学长?”芥川龙之介的大脑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有些迟钝,无法理解为什么太宰治抓着自己的手腕不放。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呢?小笨蛋君。”太宰治松开了抓着芥川的手,重新坐到芥川对面。 “因为您有喜欢之人了,还有那么多对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太宰治似乎在话语中听出了委屈。 “那些对象不都是为了试探你吗?可是你像个石头一样不为所动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太宰治笑道。 “不是的,鄙人一直喜欢太宰学长,但是又怕学长讨厌这种感情,只好躲得远远的,不去看学长。”芥川龙之介低下头,双手抓紧了裤子。 “呀啦,真是个笨蛋呢,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大约是酒精真的会让人变得脆弱吧,太宰治见芥川这个样子没由来的想去摸摸他的头。 “可是学长也曾说过,爱就是与一个小姐携手,迎着光明度过一生啊。”芥川有些不解的看着太宰治。 “谁说我喜欢迎着光明行走的,”太宰治被芥川龙之介这句话逗笑,“龙之介,愿意和我一起逆光而行吗?” “鄙人的荣幸” # 至于第二天芥川从宾馆里扶着腰走出来,不想再提起那晚的事,那是后话了

【叶黄】一次失败的婚礼

叶黄AU设定
哨向黑手党paro
没有虐,没有虐,没有虐
有一两句话的王喻,注意避雷
十分的辣鸡
感谢您的喜欢

#
“少天,这是请柬,明天的婚礼。”叶修将手中考究的请柬放在桌上,随手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黄少天看不清叶修脸上的表情。

“这个吗——”黄少天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墙角纠缠到一起的金钱豹和白头海雕,似笑非笑地道,“明天我可能来不了了,明天刚巧也是我婚礼。”

“哦,少天大大终于嫁出去了?谁那么有勇气娶你啊?”黄少天敢肯定,叶修之前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不过不愧是黑手党中的高层,迅速掩藏好了自己的情绪,用和平常无差的语气和黄少天道。

“是王大眼,蓝雨分部和微草分部的联姻,这样对我们蓝雨才是最有利的。”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水果糖,剥开塑料纸,将其塞进口中。

“那大眼可倒血霉了,像你这样的小祖宗,谁习惯得了啊,”叶修笑笑,转身出了门,“我先回去忙了,明天保重。”

“队长你说,这真的可行吗?”见叶修走远了,黄少天那副运筹帷幄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复杂的表情看向从隔间里出来的喻文州。

“应该没问题,叶队貌似没看出什么来。”喻文州笑笑,坐到黄少天旁边道。

“真的没事吗——叶修那可是心脏到不行的,说不定他已经看出来什么不对了。”黄少天絮絮叨叨地和眼前的人道。

“就算叶队知道了,他没点破就代表他愿意和我们演这出戏。”喻文州拿起手机,播出了一个电话。

#
黄少天是一个向导,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原因无他,无非就是哪个向导会来黑手党干杀手这个行业,就算真的有,可黄少天的精神体又确实不怎么像向导,这个比许多哨兵的精神体都还可怕的金钱豹,谁会信他是向导啊?

不过黄少天也乐得清闲,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吧,反正他是向导这件事改不了了,就算他们不相信自己是向导也没办法,自己也不能变成哨兵啊。

于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黄少天是向导这件事,其中也包括了叶修。

黄少天至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在训练营里的新人,有一天自己在训练,魏老大带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家伙,那家伙看了眼黄少天和他的精神体,气定神闲的对身边的魏琛道。“老魏你不行啊,怎么带了个向导回来?”

“老叶你可以啊,这都看得出来。”虽然魏琛不大想承认,但对于叶修明锐的观察还是有所震惊。

“那边的小朋友过来一下。”叶修从怀里摸出一支烟,点燃。

“喂喂喂,你要干嘛,没看到这是禁烟区吗?魏老大你们两个烟鬼要抽烟出去抽,别在这里危害别人,”黄少天瞪了一眼正在抽烟的叶修,“还有,我已经不是小朋友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叶修被人的话语逗笑,将点燃的烟熄灭。

“我叫什么需要告诉你吗?不需要…”黄少天话还未说完,便被魏琛的呵斥声所打断。

“怎么和前辈说话的,你小子连斗神叶秋都不认识吗?”魏琛道,“老叶你别管这小子,他就这样没大没小的”

“这小朋友还挺有趣,应该是你经常跟我说起的那个爱徒黄少天吧?”叶修笑道。

“你就是那个斗神?来单挑吗?”黄少天明显没有听到叶修的问话,兴致勃勃的看着叶修。

“成”

#
回忆到此终止,黄少天怔怔的看着身上那套白色的西服,虽然知道只是演戏,但是还是莫名有些烦躁。他不知道他从多久起喜欢上叶修了,他也能感受到叶修对他的喜欢,所以在喻文州提出这个计策的时候,他没有犹豫的就同意了,可是他现在开始害怕,害怕叶修不会来找他。

“少天?”喻文州敲了敲门,发现没人回应后,便破门而入,眼前一片狼藉,窗户打开,大概是逃婚?喻文州无奈的笑笑,“果然是少天能干出的是,不过目的已经达成了就好。”

#
“老叶!!!”黄少天一路狂跑,跑到结婚现场,结果叶修不在,反倒是新娘在焦急的等待。

“少天大大,出来一下呗。”正在黄少天懵的时候,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有一条叶修的未读短信。

“老叶,你在这里干嘛?你不该去结婚的吗?”黄少天气喘吁吁的跑到叶修面前道。

“逃婚了啊,倒是少天大大你,不是为了蓝雨的利益要和大眼联姻吗?”叶修身上穿着笔挺的黑色西服,笑道。

“那是队长的隐瞒啊!队长虽然是向导,但是不方便告诉别人,只能拿我做跳板了呗。”黄少天摊摊手。

“那走吧。”叶修兀自走出门去。

“走去干嘛啊?老叶你说清楚。”黄少天追上。

“结婚呗,”叶修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少天大大不是喜欢我吗?”

“去去去,哪有你那么自恋的,我跟你说,娶了我的人那可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的哦。”黄少天取笑道。

“那就随他倒吧,有少天大大在就是我的幸运了。”

车声轰鸣,他们终会抵达幸福的彼岸

    97 2017-05-26 叶黄AU设定 哨向黑手党paro 没有虐,没有虐,没有虐 有一两句话的王喻,注意避雷 十分的辣鸡 感谢您的喜欢 # “少天,这是请柬,明天的婚礼。”叶修将手中考究的请柬放在桌上,随手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黄少天看不清叶修脸上的表情。 “这个吗——”黄少天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墙角纠缠到一起的金钱豹和白头海雕,似笑非笑地道,“明天我可能来不了了,明天刚巧也是我婚礼。” “哦,少天大大终于嫁出去了?谁那么有勇气娶你啊?”黄少天敢肯定,叶修之前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不过不愧是黑手党中的高层,迅速掩藏好了自己的情绪,用和平常无差的语气和黄少天道。 “是王大眼,蓝雨分部和微草分部的联姻,这样对我们蓝雨才是最有利的。”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水果糖,剥开塑料纸,将其塞进口中。 “那大眼可倒血霉了,像你这样的小祖宗,谁习惯得了啊,”叶修笑笑,转身出了门,“我先回去忙了,明天保重。” “队长你说,这真的可行吗?”见叶修走远了,黄少天那副运筹帷幄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复杂的表情看向从隔间里出来的喻文州。 “应该没问题,叶队貌似没看出什么来。”喻文州笑笑,坐到黄少天旁边道。 “真的没事吗——叶修那可是心脏到不行的,说不定他已经看出来什么不对了。”黄少天絮絮叨叨地和眼前的人道。 “就算叶队知道了,他没点破就代表他愿意和我们演这出戏。”喻文州拿起手机,播出了一个电话。 # 黄少天是一个向导,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原因无他,无非就是哪个向导会来黑手党干杀手这个行业,就算真的有,可黄少天的精神体又确实不怎么像向导,这个比许多哨兵的精神体都还可怕的金钱豹,谁会信他是向导啊? 不过黄少天也乐得清闲,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吧,反正他是向导这件事改不了了,就算他们不相信自己是向导也没办法,自己也不能变成哨兵啊。 于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黄少天是向导这件事,其中也包括了叶修。 黄少天至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在训练营里的新人,有一天自己在训练,魏老大带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家伙,那家伙看了眼黄少天和他的精神体,气定神闲的对身边的魏琛道。“老魏你不行啊,怎么带了个向导回来?” “老叶你可以啊,这都看得出来。”虽然魏琛不大想承认,但对于叶修明锐的观察还是有所震惊。 “那边的小朋友过来一下。”叶修从怀里摸出一支烟,点燃。 “喂喂喂,你要干嘛,没看到这是禁烟区吗?魏老大你们两个烟鬼要抽烟出去抽,别在这里危害别人,”黄少天瞪了一眼正在抽烟的叶修,“还有,我已经不是小朋友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叶修被人的话语逗笑,将点燃的烟熄灭。 “我叫什么需要告诉你吗?不需要…”黄少天话还未说完,便被魏琛的呵斥声所打断。 “怎么和前辈说话的,你小子连斗神叶秋都不认识吗?”魏琛道,“老叶你别管这小子,他就这样没大没小的” “这小朋友还挺有趣,应该是你经常跟我说起的那个爱徒黄少天吧?”叶修笑道。 “你就是那个斗神?来单挑吗?”黄少天明显没有听到叶修的问话,兴致勃勃的看着叶修。 “成” # 回忆到此终止,黄少天怔怔的看着身上那套白色的西服,虽然知道只是演戏,但是还是莫名有些烦躁。他不知道他从多久起喜欢上叶修了,他也能感受到叶修对他的喜欢,所以在喻文州提出这个计策的时候,他没有犹豫的就同意了,可是他现在开始害怕,害怕叶修不会来找他。 “少天?”喻文州敲了敲门,发现没人回应后,便破门而入,眼前一片狼藉,窗户打开,大概是逃婚?喻文州无奈的笑笑,“果然是少天能干出的是,不过目的已经达成了就好。” # “老叶!!!”黄少天一路狂跑,跑到结婚现场,结果叶修不在,反倒是新娘在焦急的等待。 “少天大大,出来一下呗。”正在黄少天懵的时候,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有一条叶修的未读短信。 “老叶,你在这里干嘛?你不该去结婚的吗?”黄少天气喘吁吁的跑到叶修面前道。 “逃婚了啊,倒是少天大大你,不是为了蓝雨的利益要和大眼联姻吗?”叶修身上穿着笔挺的黑色西服,笑道。 “那是队长的隐瞒啊!队长虽然是向导,但是不方便告诉别人,只能拿我做跳板了呗。”黄少天摊摊手。 “那走吧。”叶修兀自走出门去。 “走去干嘛啊?老叶你说清楚。”黄少天追上。 “结婚呗,”叶修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少天大大不是喜欢我吗?” “去去去,哪有你那么自恋的,我跟你说,娶了我的人那可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的哦。”黄少天取笑道。 “那就随他倒吧,有少天大大在就是我的幸运了。”车声轰鸣,他们终会抵达幸福的彼岸

点梗,占tag歉

问问有小可爱点梗写文吗xxx就是单纯数博会放三天假太无聊想给自己找事情干/闭嘴

cp限太芥/叶黄/邦良/云亮

婉拒虐梗,其余随意

【太芥】无题·完结篇

cp太芥

abo/生子有

注意避雷

呜哇,真的没想过能把这一篇完结,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和容忍了我那么久不知所云的文风的小可爱们,大概会有番外,想问问小可爱们喜欢什么样的梗xxx其实是不想想梗了/闭嘴

微博链接http://m.weibo.cn/5505655163/4107291962116328

上一章走http://qingshuli.lofter.com/post/1ccaaf7c_f4fe044

#
白鲸一役后,重回陆地上的两人各怀心事,中岛敦还没完全从刚刚镜花为了保护横滨而牺牲的这件事中回过神来,而芥川龙之介则是看到了一个算是久违的身影。

“先生,您从组织开始进攻后就没怎么出现过。”芥川龙之介咳嗽了几声道。

“呀啦,我这不是要抗击组织吗?那个蛞蝓没告诉你我还和他一起去救过Q吗?”太宰治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中也先生自然是说了,只是自那以后,鄙人很少听到先生的消息。”芥川龙之介看着中岛敦紧紧抱住镜花,两人就像阔别了许久一样,谁也不想离开谁,也是,毕竟他们刚刚经历了生死离别,此种情况也应该算是正常的吧。芥川龙之介思考至此,悄悄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太宰治,正巧,太宰治也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先生,今天鄙人要向您展示鄙人的实力。”芥川龙之介为了掩饰刚刚的尴尬,也为了向太宰治证明,自己已经成长了,不像以前那么弱小。

“你和敦君刚刚打完一场恶战,现在还有体力吗?”太宰治伸出手摸了摸芥川龙之介的头,“你变强了,龙之介。”

本以为会受到太宰治的一番嘲讽,再告诉他你还是个孩子,芥川龙之介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太宰治似乎总会给他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或者惊吓,再加上之前在白鲸上体力消耗过大,芥川龙之介当场就昏了过去。

“太宰治,这件事你自己处理吧。”社长将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孩子领到太宰治面前,兀自离开了。

“先生,爸爸他怎么了?”年幼的志树奶声奶气地问道。

“啊,大概是昏过去了吧,过一会就好了,”太宰治摊摊手,“志树,你知道你们家怎么走吗?我把小笨蛋君抱回去吧。”

“那先生请跟我来吧。”志树走在前头,太宰治抱着芥川龙之介跟在后。

#

“先生,请别再离开了。”太宰治将芥川龙之介放在卧室的床上,转身准备离开,但芥川龙之介梦呓一般的话语传入耳畔,太宰治愣了愣,转头看着床上的人,约摸着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吧,眉头紧锁,太宰治看着心疼,伸手想去抚平他的眉头,却被人一把抓住。

“呀啦,芥川君你醒了啊。”太宰治稍有惊讶的看着芥川龙之介睡眼朦胧的样子道。

“是太宰先生吗?是鄙人失礼了,先生若是有事的话,请回吧。”芥川龙之介将手撤回,从床上坐起,许是刚刚的梦对他有些许影响,太宰治觉着芥川龙之介似乎在生气?

“龙之介刚刚梦到了什么?”太宰治看着芥川听到问题后稍稍一愣,随即答道。
“先生不必挂心,不过是些陈年琐事罢了,”芥川龙之介整理好衣服,起身对太宰治道,“恕鄙人失礼,鄙人要先去和樋口交代任务。”

“体力消耗那么大还逞强,果然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吗?”太宰治无奈的叹了口气,“龙之介,这次我不会再离开了。”

芥川龙之介闻言一怔,“先生您,没事吧?”芥川龙之介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没事啊,而且刚刚说的字字珠玑,”太宰治认真地道,“好了龙之介,再去睡会吧,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

“可是,先生…”

“没有可是,去睡觉吧。”

志树蹑手蹑脚地走到芥川的房间,见到的却是这样一副风景:窗外阳光正好,些许撒在芥川的脸上,被阳光照耀着的地方恍惚间泛起金色的光芒,太宰治坐在床边,偏头看着芥川龙之介的睡颜,时间恍若静止。

也许,这次爸爸不会半夜喊着太宰先生的名字惊醒了吧。

志树悄悄退出了房间,想到。

    2 19 2017-05-14 cp太芥 abo/生子有 注意避雷 呜哇,真的没想过能把这一篇完结,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和容忍了我那么久不知所云的文风的小可爱们,大概会有番外,想问问小可爱们喜欢什么样的梗xxx其实是不想想梗了/闭嘴微博链接http://m.weibo.cn/5505655163/4107291962116328 上一章走http://qingshuli.lofter.com/post/1ccaaf7c_f4fe044# 白鲸一役后,重回陆地上的两人各怀心事,中岛敦还没完全从刚刚镜花为了保护横滨而牺牲的这件事中回过神来,而芥川龙之介则是看到了一个算是久违的身影。 “先生,您从组织开始进攻后就没怎么出现过。”芥川龙之介咳嗽了几声道。 “呀啦,我这不是要抗击组织吗?那个蛞蝓没告诉你我还和他一起去救过Q吗?”太宰治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中也先生自然是说了,只是自那以后,鄙人很少听到先生的消息。”芥川龙之介看着中岛敦紧紧抱住镜花,两人就像阔别了许久一样,谁也不想离开谁,也是,毕竟他们刚刚经历了生死离别,此种情况也应该算是正常的吧。芥川龙之介思考至此,悄悄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太宰治,正巧,太宰治也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先生,今天鄙人要向您展示鄙人的实力。”芥川龙之介为了掩饰刚刚的尴尬,也为了向太宰治证明,自己已经成长了,不像以前那么弱小。 “你和敦君刚刚打完一场恶战,现在还有体力吗?”太宰治伸出手摸了摸芥川龙之介的头,“你变强了,龙之介。” 本以为会受到太宰治的一番嘲讽,再告诉他你还是个孩子,芥川龙之介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太宰治似乎总会给他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或者惊吓,再加上之前在白鲸上体力消耗过大,芥川龙之介当场就昏了过去。 “太宰治,这件事你自己处理吧。”社长将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孩子领到太宰治面前,兀自离开了。 “先生,爸爸他怎么了?”年幼的志树奶声奶气地问道。 “啊,大概是昏过去了吧,过一会就好了,”太宰治摊摊手,“志树,你知道你们家怎么走吗?我把小笨蛋君抱回去吧。” “那先生请跟我来吧。”志树走在前头,太宰治抱着芥川龙之介跟在后。 # “先生,请别再离开了。”太宰治将芥川龙之介放在卧室的床上,转身准备离开,但芥川龙之介梦呓一般的话语传入耳畔,太宰治愣了愣,转头看着床上的人,约摸着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吧,眉头紧锁,太宰治看着心疼,伸手想去抚平他的眉头,却被人一把抓住。 “呀啦,芥川君你醒了啊。”太宰治稍有惊讶的看着芥川龙之介睡眼朦胧的样子道。 “是太宰先生吗?是鄙人失礼了,先生若是有事的话,请回吧。”芥川龙之介将手撤回,从床上坐起,许是刚刚的梦对他有些许影响,太宰治觉着芥川龙之介似乎在生气? “龙之介刚刚梦到了什么?”太宰治看着芥川听到问题后稍稍一愣,随即答道。 “先生不必挂心,不过是些陈年琐事罢了,”芥川龙之介整理好衣服,起身对太宰治道,“恕鄙人失礼,鄙人要先去和樋口交代任务。” “体力消耗那么大还逞强,果然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吗?”太宰治无奈的叹了口气,“龙之介,这次我不会再离开了。” 芥川龙之介闻言一怔,“先生您,没事吧?”芥川龙之介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没事啊,而且刚刚说的字字珠玑,”太宰治认真地道,“好了龙之介,再去睡会吧,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 “可是,先生…” “没有可是,去睡觉吧。” 志树蹑手蹑脚地走到芥川的房间,见到的却是这样一副风景:窗外阳光正好,些许撒在芥川的脸上,被阳光照耀着的地方恍惚间泛起金色的光芒,太宰治坐在床边,偏头看着芥川龙之介的睡颜,时间恍若静止。 也许,这次爸爸不会半夜喊着太宰先生的名字惊醒了吧。 志树悄悄退出了房间,想到。

【中芥】一个写跑题的生贺

第一次写中芥,一个大写的ooc见谅

【高亮】文有————那么渣,而且还跑题了。土下座。

感谢喜欢

#
“芥川君走吧,今天的任务是我俩合作。”依旧是风平浪静的一天,至少在中也接到电话之前是这样的。

“中也先生,任务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虽然两人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但是在芥川的极力反对下,他们当着众人面的时候,对彼此称呼至少是没变的。

“啊,无非就是暗杀一类的任务罢了。”中也极为不耐地拿过外套,向门口走去。

“这种事,不必中也先生您亲自去也可以啊。”芥川龙之介跟上中也的步伐,走向门外。

“因为首领说只要完成这个任务,剩下的时间就是我们俩的了。”中也满不在乎的道。

#
任务完成得很完美,要说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暗杀这件事被完完全全地忽略了,这两人全然不顾任务的要求,直接冲到暗杀对象的面前,将他和保镖们一起击杀。

“好了,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了,龙之介。”中也将脚边的尸体踢开,拍了拍手上完全不存在的灰,心情大好地对芥川龙之介道。

“中也先生,请不要这样称呼鄙人。”芥川龙之介咳嗽了两声道。

“又没有外人,有什么关系,”中也拍拍芥川的背,帮他顺了顺气,“走吧,难得首领给我们放假,我可不想把时间都荒废在这地方。”

“嗯。”

#
之后他们去了横滨的各种地方,直到夜幕降临,芥川龙之介被中也带到了他常去的那间居酒屋,在那里中也喝得大醉,芥川照例只喝了些白水。

“中也先生,是时候走了。”芥川龙之介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将烂醉的中也拖出了居酒屋。

“生日快乐,中也先生。”芥川龙之介废了很大的力,在罗生门的帮助下将中也带回了两人的公寓,在罗生门将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芥川在中也耳边低声道。

“原来龙之介还记得啊。”中也听到这句话后,目光稍稍清亮了些许,两人交换了一个吻,在芥川还愣神的时候将他带回了卧室。

一个小后记x
次日,中也在桌上见到了芥川准备给他的蛋糕和生日礼物,也许是问了那个叫樋口的下属的意见吧,感觉不像芥川能选出的类型,不过,他真的有用心去挑选,这一点中也感觉得到。

    7 2017-04-29 第一次写中芥,一个大写的ooc见谅 【高亮】文有————那么渣,而且还跑题了。土下座。 感谢喜欢 # “芥川君走吧,今天的任务是我俩合作。”依旧是风平浪静的一天,至少在中也接到电话之前是这样的。 “中也先生,任务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虽然两人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但是在芥川的极力反对下,他们当着众人面的时候,对彼此称呼至少是没变的。 “啊,无非就是暗杀一类的任务罢了。”中也极为不耐地拿过外套,向门口走去。 “这种事,不必中也先生您亲自去也可以啊。”芥川龙之介跟上中也的步伐,走向门外。 “因为首领说只要完成这个任务,剩下的时间就是我们俩的了。”中也满不在乎的道。 # 任务完成得很完美,要说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暗杀这件事被完完全全地忽略了,这两人全然不顾任务的要求,直接冲到暗杀对象的面前,将他和保镖们一起击杀。 “好了,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了,龙之介。”中也将脚边的尸体踢开,拍了拍手上完全不存在的灰,心情大好地对芥川龙之介道。 “中也先生,请不要这样称呼鄙人。”芥川龙之介咳嗽了两声道。 “又没有外人,有什么关系,”中也拍拍芥川的背,帮他顺了顺气,“走吧,难得首领给我们放假,我可不想把时间都荒废在这地方。” “嗯。” # 之后他们去了横滨的各种地方,直到夜幕降临,芥川龙之介被中也带到了他常去的那间居酒屋,在那里中也喝得大醉,芥川照例只喝了些白水。 “中也先生,是时候走了。”芥川龙之介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将烂醉的中也拖出了居酒屋。 “生日快乐,中也先生。”芥川龙之介废了很大的力,在罗生门的帮助下将中也带回了两人的公寓,在罗生门将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芥川在中也耳边低声道。 “原来龙之介还记得啊。”中也听到这句话后,目光稍稍清亮了些许,两人交换了一个吻,在芥川还愣神的时候将他带回了卧室。 一个小后记x 次日,中也在桌上见到了芥川准备给他的蛋糕和生日礼物,也许是问了那个叫樋口的下属的意见吧,感觉不像芥川能选出的类型,不过,他真的有用心去挑选,这一点中也感觉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