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等你到下辈子

西湖的八月,温暖如春,长白山的八月,严寒如冬,吴邪正在赶往长白的路上,这十年里,几乎每日都在做噩梦,每每梦到张起灵进入铜门时,总会惊出一身冷汗,今天,总算能见到他了。吴邪想。
可老天就像和他在开玩笑似的,张起灵没有出来,吴邪坐在铜门前,看着时针一点点过去,日期上赫然写着2015年8月17日。一天过去了,张起灵没有出来,两天过去了,还是没有,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吴邪的食物快耗尽之时,张起灵也没出现,吴邪眼角有些湿润了:“小哥,开门”大门依旧没有要打开的迹象,吴邪轻叹一声,道:“小哥,小爷我不会言而无信的,你听好了,小爷我一定会带你回家的,不论多久。”说罢,吴邪走了。
张起灵在门中,轻叹道:“吴邪,这里面过于凶险,普通人是不能冒这个险的,不希望连累你,更不希望伤害到你。”说完,倚着铜门坐下了,冰凉的铜门,无尽的黑暗,永恒的寂寞,张起灵自然不惧怕这些,但一想起吴邪,一想起那段倒斗的时光,就觉得无比地怀念,可惜,这只能是回忆,时光不可倒流也。
从此,吴邪年年都会去长白,向铜门内的张起灵诉说近年来道上的状况,他也不知道张起灵听不听得见,只是静静地叙述,哪怕无人倾听。
“我说小吴啊,你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干脆别去找哑巴张了。”黑瞎子关心地说。“对啊,还是别去了,每次去都是一身伤,哪怕本领再抢也不能拿身体做赌注啊,身体会支撑不住的。”解语花说。“小天真,虽然这样虐待自己胖爷我不赞成,但是,如果你还要去,胖爷也会一样支持你。”胖子说。“都别说了。”吴邪有些不耐烦的说,“那次,我失去了三叔、潘子、文锦姨,只有胖子和小哥陪我走到了最后,现在,小哥又没从青铜门里出来,我几乎一无所有了。”
张起灵心想:吴邪那傻小子,估计还在等自己吧,现在的他应该早已明白,自己是不会出来了,却依旧那么执着,图个什么?
年复一年,吴邪由于常年奔波,53岁就英年早逝了,葬礼时,鬓发须白的胖子抱着吴邪的灵柩大哭:“天真,白发人送黑发人,胖爷比你大不知多少岁,今天却来参加你的葬礼。”身边的解语花也是落着眼泪,那双充满皱纹的手擦拭着泪水,断断续续地说:“吴邪,闷油瓶还没出来,你就走了,你说过…..要等他出来的。”吴邪的老朋友都聚集在这儿,都已老态龙钟了,除了一个痞子气十足,戴着墨镜的人,青春依旧,他没有哭,没有难过,只是静静地站着,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时的他,悲伤不比其他哭得昏天黑地的人。“小吴,都告诉你不要执着了,你这样值得吗?为他守寡终身,为他受满身伤,甚至消耗自己的性命,这值得吗?”黑瞎子平静地说,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
吴邪的葬礼过后,除了几个和他感情非常好的朋友,其余的人渐渐忘怀了,依旧奔波于社会之中,将吴邪的死遗忘掉了,就如同,世界上根本没有吴邪一样。
张起灵并没有目睹着一切,他在心中估算着,大概,吴邪还能活10年,等他过世后,自己也,再无牵挂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又是一个十年,张起灵将黑金古刀横在脖子上,用力一推,腥红的血液从他那白皙的脖颈流下,死前,他喃喃地说:“吴邪来世再见……”
黄泉路上,奈何桥前,吴邪正等待着什么,阴间,没有昼夜,没有四季,吴邪不知等待了多久,不知等待了多少年,终于等到了今天。“起灵,你来了。”吴邪微笑着说.在等待的时间中,吴邪想了许多,也曾怨过他,骂过他,甚至恨过他,可慢慢的,他明白了张起灵的苦衷,所有对他埋怨、抱怨,甚至是咒骂,浓缩成了一句话,“你来了。”
“恩。”张起灵有些不敢相信,他竟会等待自己,竟没有一丝抱怨,甚至是对他报以微笑。张起灵刚想说什么,吴邪却抢先说:“不需要解释什么。”顿了一会,怕张起灵误会,又补充了一句:“我已想明白,喝了孟婆汤后,忘记了彼此,忘记了你的解释,忘记了今世的一切,既然忘记了,又有何意义呢?现在,我只希望,来世,我们依旧相遇。”“恩。”张起灵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个难得的微笑,大手握住吴邪的手,一起走向了奈何桥。
“吴邪,速来。”三叔的短信发来了。吴邪开着小金杯前往三叔家,在三叔家楼下,与一个人擦肩而过,吴邪回过头去,见一个身着藏蓝色连衣衫的青年,吴邪总觉得这人很眼熟,可他绝对没见过他。算了,先去找三叔。吴邪想。“什么,龙脊背被人买走了!!!”
…………
哪怕来世依旧是这样的结局,我也不会后悔。不求白头偕老,只求伴君左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