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耀】千年

王耀遇上了一个奇怪的小孩,这孩子本在竹林中低声哭泣,这声音细如蚊鸣,王耀几乎听不见,但闻声赶去之后,孩子却不在哭泣,一脸警惕地望着自己,“我叫王耀,你叫什么,阿鲁?”王耀一脸微笑地看着孩子。“本田菊。”孩子依然是一脸警惕,矮小的身子离王耀有两米远,“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是新的国家吧,我是中国,不然来我家吧。”王耀笑了笑,将手伸向本田菊,本田菊迟疑了一下,伸出小小的手,握住了王耀的手,王耀把他抱了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下,本田菊眼眸深邃,完全没有同类孩子的天真,反而让人觉得像一个大人,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光泽,小脸像包子一样,肉嘟嘟的,让人有想捏的欲望,虽然要去自己家,却一点也没放松,身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这让王耀有些为难,从来没见过那么警惕的孩子,也不知该怎么办,只好轻声安慰道:“没关系,我不会伤害你的。”
来到王耀家,见几个与本田菊年龄相仿的孩子在玩耍,王耀一一向本田菊介绍了,最大的叫王嘉龙,其次是任勇,最小的是林晓梅。本田菊的年龄排第三,林晓梅十分郁闷,自己先来先生家的,为什么自己还是最小的。
任勇洙很无聊,林晓梅闷闷不乐的,本田菊和王嘉龙就两座冰山,自己只能找大哥去聊天了,任勇洙很喜欢他大哥,气魄恢弘却又温文尔雅,嘴角总是有一丝浅笑,显得谦恭有礼,文质彬彬。在任勇洙和王耀聊天时,并没有注意到远处的羡慕的眼神。
本田菊很想会写字,但自己没有创造字的能力,他只能用画来表达,一开始还没什么问题,但久而久之,本田菊仍为这太浪费时间了,本田菊左思右想,想着不然让耀君教我写字吧!可本田菊太羞涩了(雾),不愿去请教王耀,终于有一天,本田菊对王耀说:“耀君,请教我写字。”王耀笑了笑,拿起桌上的笔墨,对本田菊说:“看好了,这是人字,这是小字……”本田菊仔细地听着,王耀卖力地教,可最后,本田菊写出的字既不是汉字,也不是英语,而是一种奇怪的文字,王耀愣了愣,本田菊小声地问:“有什么地方不对吗?在下尽量改正。”王耀摸了摸本田菊的头,说:“没关系,有点自己的民族特色更好。”小小的本田菊的眼里充满了对王耀的崇敬,心里暗乐自己有个好哥哥。
本田菊虽然不爱说话,却很喜欢看耀君的笑容,那种笑是一种呆呆的,天然的,却透露出一丝英气的微笑,每次看到都会让本田菊愣一下,仿佛心脏漏跳了一拍,当时小小的他不明白,这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
本田菊想学乐器了,因为他听见耀君在花丛中演奏乐曲,声音美妙至极,再加上王耀帅气的身影,让本田菊更是如痴如醉,所以,他决定,要学音乐。
自从熟悉了环境后,本田菊渐渐放松了警惕,但还是寡言少语的,和他大哥王嘉龙一个性格。本田菊学着林晓梅跟耀君撒娇,要他教自己乐器。(自行脑补)王耀一拂额,对本田菊说:“可以,阿鲁。”本田菊停止了撒娇,恢复了本来的模样,王耀说:“但是,你要学什么乐器?阿鲁。”“在下想学古筝。”本田菊道
本田菊的学习能力很强,一学就会,这不,才一会的工夫,便摸清了古筝的弹法,这让王耀有些惊讶,小菊的天赋太好了,不论什么东西,都能学会,但是,他却不会创新,虽然动手能力强,但却没想象力,喜欢随大流。
小小的本田菊刚学会古筝,便开始弹奏王耀给他的练习曲,果然不愧为有天赋的孩子,曲子练了几遍,便能流畅的弹奏了,林晓梅凑过来,对本田菊说:“菊哥哥弹得真好。”“在下弹得不如耀君。”本田菊谦恭有礼地说。“先生都不教我。”林晓梅气呼呼地说,“我去找先生去。”本田菊无奈地笑了笑,继续练习他的曲子了。
之后,本田菊又向王耀学习了三味弦,尺八,太鼓,琵琶。
王耀最近很头疼,本田菊不想呆在家里,总想出去游历,可他还小,又不爱说话,走丢了都不知道,“你要出去必须要有人陪着,不然我不放心,阿鲁。”这天,本田菊又来找王耀了,王耀十分不想让他出去,出于私心,他希望本田菊永远在自己的家里,为国家着想,本田菊可以增强国家的实力。“在下明白了,打扰耀君休息了,对不起。”说完,本田菊便退下了。王耀叹了口气,喃喃自语地说 :“小菊为什么总是想出去呢?呆在我的庇护下不就好了吗?”
再次见到本田菊时,本田菊身后多了一个人,那人是本田菊的上司,王耀有种被背叛的感觉,当本田菊开口时,王耀的心很痛,痛得无法呼吸。本田菊一字一句地说:“耀君,在下要脱离您的掌控。”说完,便转身离去。那年本田菊979岁。
王耀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才想起来,他已经不是那个喊着哥哥的小孩了,他已经成为了国家,同自己一样的国家,他已不需要自己保护,他能够保护自己,他希望挣脱枷锁,自由地生活。
之后的几年里,王耀每年都会等待,等待本田菊回来,每次做年夜饭都会多做一份,林晓梅他们问王耀为什么时,王耀都像自言自语地说:“不然小菊回来就没吃的了。”可惜,本田菊再也没回来。
再说本田菊,他周游各国,认识了阿尔,意呆,多一字……却没有耀君的微笑,没有耀君的温柔,没有耀君的气势……果然,都不然耀君。本田菊想到。哪怕是之后与意呆,多一字结盟,组成轴心国,也没有忘记王耀。本田菊常常勉励自己:只有强大了,才能保护耀君,才不会被耀君看成弟弟,才能与耀君成为情侣。
又是中秋节,王耀坐在竹林中的亭子里,一边赏月,一边喝酒,再回忆回忆往事。
王耀叹了口气,回忆到他和本田菊一起度过的中秋,那是一个祥和的夜晚,小小的本田菊坐在王耀的怀里,望着王耀,天真地问:“耀君,‘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是什么意思?”王耀笑了笑,对本田菊说:“就是人有团圆、分离,分离时有悲伤,团圆时有欢乐,就像月亮一样。”本田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用稚嫩地声音说:“在下不想和nini分离。”王耀愣了愣,然后笑着说:“恩。”
王耀现在想来,只是一个孩时的玩笑吧。
本田菊又做噩梦了,又梦到他离开的那天,王耀没有挽留,没有说一句话,任由他走了,本田菊走后,一直在努力,不断地工作,不断地外交,让自己没有闲暇的时间去想事情,可晚上,还是会梦到许多往事,许多回忆让本田菊想立刻冲回家,立刻见到他亲爱的耀君,可是不行,没有足够的能力,就不能回家,还有上司的约束。本田菊苦笑着,安慰自己:没关系,马上就能会家了,要努力变强呢!
可本田菊不敢睡,怕又梦到耀君,又心疼,又让自己分心。本田菊去工作了,可心里还在想刚才的梦,如果耀君当时叫住他,他也许就不会离开吧!也许,年少的自己依旧会离开耀君,独自闯荡一番,可依旧会回到耀君的怀抱。本田菊摇了摇头,分身了,要专心工作了呢。
夜晚,一盏灯光在黑暗中格外显眼。
王耀又在折千纸鹤了,自从本田菊走后,王耀每天都在折千纸鹤,这是因为一个传说,折满1000只纸鹤后,许下愿望,就会实现,可王耀每天有许多业务,不能每时每刻都折。今天真好没事,就折些纸鹤吧,阿鲁,王耀想,本田,你可要早些回来,大家都等着你呢,大家还要等一起过节,你不回来怎么行,阿鲁。
本田菊百般聊赖地坐在椅子上,回忆着他和王耀的点点滴滴,想起当年王耀给他讲过的传说,折1000只纸鹤后许愿就会成真,本田菊心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这些纸鹤吧,希望能早些回家。
相隔两地的人,同时在做同一件事,这也就是所谓的心灵感应吧!
本田菊终于抽出身来,准备回家,可见耀君家大门紧闭,本田菊想:也许是耀君不想有外人来吧。便敲了敲门,却依然没有人开门,本田菊脸色有些不好了,可依旧在敲门,喊着:“耀君,我是本田,请开门。”可依旧没人来开,本田菊想:可能是哥哥在午睡吧,等一等。可一个下午过去了,王耀依旧没有开门,本田菊失落地走了,心中冒出一个声音,“呵呵,你的耀哥哥不要你了。”“你是谁?”本田菊问。“小生叫本田葵,是你的另一重人格。”“耀君不会不要我的。”“不一定哦~这么久都没人给你开门,说不定讨厌你了。”“不可能。”......虽然结束了对话,可本田菊心里一直不舒服,本田葵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
第二天,本田菊醒来时,发现身体完全不受控制,耳边传来一句话,“接下来的,让小生来完成就好了。”
本田葵穿上黑色的军装,镜子里的人与本田菊有几分相像,又有几分不同,原本黑色的眸子变成了修罗般的血红,虽然还是一个人,但是缺少了谦恭有礼的气质,却增添了几分嗜血。本田菊在心中呐喊:“你要去干什么。”“小生自然是要去占领中国呀~”本田葵说。“请不要这样。”本田菊说。“那可由不得你。”本田葵有些不麻烦地说。
本田葵发动了战争,先占领了朝鲜,在步步逼近中国。“呀,耀君,我们又见面了。”本田葵笑着说。“你是谁?”王耀问。“小生不是菊吗。”本田葵坏笑着说,身体里的本田菊十分恼火,却又不能发泄,只能静静地听。“你不是菊,你到底是谁?”不愧是王耀,那小生就自我介绍一下,小生叫本田葵,是日本哦~”本田葵笑着说。王耀刚想发作,一个军官对本田葵耳语了几句,本田葵有些不愉快,但是还是说:“呀呀~朝鲜不老实了,小生要回去镇压一下,耀君下次见。”说完,便转身离去。
本田葵镇压了朝鲜的反动,带着兵马去占领王耀。“耀君,又见面了呢~”本田葵道。“请你把小菊还我,还有,收起你的波浪线。”王耀沉着脸说。“请不要伤害耀君。”本田菊说。“不可能。”本田葵的脸也沉下来了,不知道是在回答王耀还是本田菊,“耀君,你知道小生这次来的目的吗?”本田葵说。“不就是要占领我吗?”王耀说,他现在连在句尾的阿鲁都没有加。“知道就好。”本田葵说,说完便持刀砍去。“请住手。”本田菊说。本田葵并没有理会,依旧向王耀砍去,王耀挥刀一挡,本田葵的剑被弹飞了,王耀并没有乘本田葵失去武器时攻击。“为什么,为什么不攻击小生。”本田葵说。“因为这是小菊的身体。”王耀说。“呵,真是可怜的爱情啊!”本田葵说,话音刚落,便用佩剑砍去,王耀正因本田葵的话而失神,并没有注意本田葵的攻击,剑到头顶才会过神来。“不!”本田菊在心中呐喊,使本田葵的剑偏了偏,在王耀的背上重重地砍了一刀。“可恶。”本田葵暗骂。当本田葵想继续攻击时,一个声音让本田葵放弃了。“小耀。”伊万喊道。“可恶,小生先告退了,晓梅小生就带走了。”说完,便把还没反应过来的林晓梅带走了。
(注:一下不包含任何历史成分,纯属yy)
当本田菊再次获得身体的使用权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回想着昨天的经历,心想:坏了,昨天伤害了耀君,怎么办?算了,先把晓梅送回去吧。想着,便向林晓梅的住处走去。“本田先生,您来了啊。”林晓梅冷笑着说。“在下要送你回去。”本田菊叹了口气。“什么。”林晓梅完全没有想到,本田菊会这样对她,她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不论是打是骂,她都不会屈服的,可本田菊一上来便让她回归,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只好冷冷地说:“是你说的,别后悔。”“在下只想再见耀君一面。”“你伤他伤得还不够深吗?”林晓梅愤怒地说。本田菊愣了愣,苦笑道:“是啊,不过在下有话要对耀君说,但若是耀君不想见在下,那在下也不强求。”林晓梅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异常沉闷。到了耀君家门口,林晓梅先和王耀打了个招呼,再将本田菊的事对王耀说了,王耀沉默了一会,说:“让他进来。”
本田菊在门口,心里很是忐忑不安,正在犹豫是否离开时,林晓梅开门对本田菊说:“先生同意你见他了。”“谢谢。”说完,本田菊便走入小院。“耀君,好久不见。”本田菊说。“本田先生,请坐。”王耀说。“多谢。”本田菊说。“本田先生此次前来,有何贵干?”王耀问。本田菊胀红了脸也没把他那一直藏在心底的三个字说出来。“本田先生,既然来了,不如喝些酒,如何?”“谢谢耀君。”
酒过三寻,本田菊有些晕,不知道为什么,平时都不敢喝醉的本田菊竟喝了那么多酒。“耀君,我……我爱你。”本田菊昏昏呼呼地说出了这句埋藏已久的话。“恩,我也是。”王耀说。

评论
热度(1)